安谧之河

奈何人间

玉兰

       世间种类繁多的花,我最爱玉兰。
       我的家乡没有玉兰,年少时见的最多的,是姥姥在庭院里种的一丛丛的月季,大红色、嫩粉色、黄色,色彩娟丽。生长在庭院的月季花枝干茁壮,繁盛的带着尖刺的叶子在大雨后青翠而抖擞,日光下花朵盛大,远远能嗅到甜腻的芳香。入冬,姥姥用厚厚的稻草覆盖在枯萎的根系上,来年春天,又是野蛮生长。
       我却偏喜欢田野边开着的白色小朵的雏菊,或者蒲公...

人呀,若是情深,仿若一秒钟觊觎温存,心底里都是无声。

你看着离去的人,痛是不舍,却不能多看一眼。

构筑自我堡垒的同时,任何道别都是果决。

温情?别开玩笑了,温情才不是宽厚的包裹住冰冷脸庞的手掌。

温情是一只蚂蚁,击溃坚固堤坝的蚂蚁。

是一根不经意,但突如其来刺中心脏的针。

是与你再见时,心里苦涩的不如不见。

干涸之贝


我在你心中放下一片海
波涛,是爱而不得的怨怼
云影,是忽而投递的辗转
粼粼变去无踪的琐事
和丽的光煦照向远际
记忆也跟着飘荡过去
世间给你的纹理
涤荡沉寂蜿蜒
藏起这片海
悼念每一句沉落的只言片语
你说再提起
假若最后一片期冀未干涸
便送给我一念缤纷
醒或梦
皆有遗憾

我迷恋每一个不能走出的梦境
痛恨每一个被孤独惊醒的早晨

如果重新来过,你会不会仍然这样选择?
我不会。
一定不会。
那些伤痛不会致死,却让人痛不欲生。
不能回头看,不能想起,只能拼命向前跑。
也许还没有到达那个临界点,也许会麻木地安全度过,总之,只能这样撑着。
黑夜啊,请长一点,不要摇醒我。
如果是美梦,就让我沉沦,如果是噩梦,就杀死我在那噩梦里。

       其实只想在这里写诗的。但是人生不就是这样,总是要事与愿违的么。

       西西跟小玉去厦门了。今天我还在家里,打扫卫生,做做瑜伽,然后无所事事,等着迎接明天。

       其实很多时候都觉得无所谓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仍然还是那么在意。不过呢,也是到了无法在人前哭泣的年纪的时候,面对的时候,只能是要么调侃,要么假装一切都还好的样子。...


自省

在儿时,所见便是得知
青葱年少,想触及所有未知
长大后,妄言生死
直到失去至亲,再不谈生死
青涩的爱,知不足
直到爱人,知不可得
寒暄,知人之礼数
对峙,知人之所求
不言尽,无可再言
终言尽,于己无愧
不必做到最好,不必足够快乐
竭尽全力就好
但觉无力的时候,仍需自勉
如果仍有所笃信,则不忘祈祷

未完的诗

今天仍是灰暗
我行走在你所不知道的街
脚下地铁承载数不清的
这个城市或者来自远方的人
他们曾被泪水洗过的法令纹
被拥堵的讯息夺取语言
如同风一般呼啸而过

我记得你说的话
以及每一瞬仿佛被时光擦去的
印在发梢及指尖的纹理
如果此时
阳光透过云层
以及数不清的细雨
我承诺给这个天地
最纯粹的悲伤

拆案

春风恋长衫
头上碧玉簪
玉兰月下对灯盏
人影忽恍然

未问来客怎辗转
肩头尘色染
驿站重重过几山
阡陌总交缠

此宵薄酒再波澜
缘字堪偶然
北国冬去青色现
雁归何时还

嗔痴对看落棋盘
进退皆两难
拆解未然必多舛
斩决任无端

我们生来不属于什么地方

你懂得我为何在此刻热泪盈眶

假若明天会不一样

但愿那都是我们的期望

                                 于上海·写给所有流浪的朋友

© 安谧之河 | Powered by LOFTER